『學費』是個讓老師與學生都神經緊繃的名詞,它不僅代表著某人的支出或收入,同時也表示一種技藝傳承與師生關係的確認。學費在古時候被稱為『束脩』,『脩』字是指長條的乾肉,古人把十條乾肉捆成一綑,恭恭敬敬的呈在夫子面前,作為拜師的禮物。古時候,人們用線綑肉,現今則是用信封裝學費。

從事教學工作時,學費的多寡是上課前就約定好的,所以並沒有什麼討論的空間,但是付學費的方式卻是五花八門。我的日本同學說,日本最禮貌的給錢方式是把鈔票先用一張白紙包好,再放到信封中,信封上以毛筆書寫受款人的名字與付款人的名字,我猜台灣應該沒有人這樣做吧?小時候,我都把學費裝到白色標準信封裡,在信封上寫『謝謝X老師』,在旁邊簽上我的名字,以免老師搞混,不知道是誰付的(見圖),最後再把信封夾在上課紀錄簿中,上鋼琴課時將夾有學費的紀錄本呈遞給老師。在出國前的這十幾年,每當我寫完信封的時候都有個疑問:老師會不會覺得這個信封很煩?因為錢拿出來以後,信封就變成垃圾,有寫過字的信封也不能重複使用啊。

1999年後,開始陸陸續續在國內外有一些教學經驗,也開始從『付學費的學生』晉級為『收學費的老師』。其中,有一些學生會在上課前或上課後直接從錢包中把白花花的鈔票拿給我,我就順勢放進口袋中,再拼命提自己要記得拿出來,別讓鈔票進洗衣機泡水。另外還有一些學生會把學費裝在用過的信封裝中給我。這些信封有的是寄給學生的,有的是寄給家長的,有的甚至是寄到家長公司的回郵信封。它們常常會透露出某些有趣的資訊,譬如說學生參加了什麼活動、她爸媽經營的公司叫什麼名字、甚至她們家在哪家著名的公司有往來或者在哪家銀行開戶等等.....

在眾多的學生中,學生A是我的家教學生。由於我在上課的時候A媽媽不一定在家,所以她一次給我10堂課的學費,依上課紀錄簿的教學次數扣款,等到餘額不足的時候(第十堂課,或者是第十一堂課)她會再把下十次的學費給我,這像不像手機預付卡呢?

B生的媽媽更絕,她怕孩子忘了付學費,所以把鈔票直接用釘書機釘在樂譜的第一頁(沒有用信封喔....),B生看到時,一面拆釘書針一面搖頭說:吼!媽媽又來了......

C生是我的短期學生,也就是只上一堂課的那種。那天跟她來的媽媽並沒有把學費裝在一般的信封中,而是裝在一個紅包袋裡。這還不打緊,這紅包袋可是誠泰銀行的Hello Kitty的紅包袋喲!印象中,很少有男生會收到Hello Kitty的東西,也很少有人會把印有Hello Kitty圖樣的東西給大男生。收到會尷尬嗎?其實不會,我對Hello Kitty沒有特別的厭惡或是喜好,對我來說算是一種特別的經驗,至今我還留著它裝東西呢。



各位讀者!如果你曾經上過我的鋼琴課,又不小心看到這篇文章,請不用擔心。這篇文章只是一份觀察每個人付學費的心得報告,我不會介意學生用什麼方式付學費,也不會因為不同的付費方式對孩子產生不好的印象。當一個老師最希望的是知道我教的東西對學生有幫助,並且看到他的進步。比較尷尬的是,如果孩子忘記付學費,有時候我真不知道是否要跟他明講,還是讓他回家自己發現。有人曾因為追到門口要學費被貼上『老師很愛錢』的標籤,可是若下禮拜見面的時候說不清,這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呢?

引用:http://tw.myblog.yahoo.com/jw!7rZtcfGaR0_OkcUBieQkEg--/article?mid=942

                             回首頁 
創作者介紹

良心鋼琴調音

鋼琴調音師陳陸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